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61、第六十一章(1/2)
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六十一章

  自己问话直白倒是没什么, 反过来的时候,便有些顶不住了。

  喜欢吗?

  当然是喜欢的。

  只是,两手被他抓在手里, 姿势怎么看都觉得诡异, 就像是被胁迫了一样。

  宫盈沉默了会儿, 视线下移:“你先放开我。”

  他忽地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, 也冷静下来, 忙不迭松开手,不大高兴地扭了扭脖子, 视线看向她脸旁的空气,小声嘀咕:“不公平。”

  “哪儿不公平了?”

  大半夜偷偷跑来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。

  身为一个害羞内敛(?)的少女, 宫盈也觉得有些不公平嘞。本来白天的时候她还想着“敌不动我不动”, 做好了他若不开口她就不提这事儿的准备。

  谁能想,这才半天的功夫,夜色下无声流动的空气以及他初时故意逗弄她的胡言乱语, 就彻底打乱了她的算盘。

  她居然主动问他了!

  所以这到底算谁先开的口, 算谁告的白?

  能看出, 卫襄还是有些小小的不高兴, 他的声音里透着些郁闷:“我什么都说了, 你居然一点儿表示都没有。”

  宫盈静默:“我有反应, 你没见我刚刚很震惊吗?”

  “所以你半夜突然跑来让我试药的原因是什么?”想起这茬, 他又来了精神, “总不至于真的只是想让我吃药吧?”

  这个是真的,她的主要目的真的就只是为了让他吃药。

  后面发生的其他事情,都是变数。

  她默默从口袋里掏出一些手帕,给他看:“今天做了好多药,都是些强身健体的, 白天的时候你们不是都很抗拒吃药吗,所以只能半夜偷偷喂药了,你看,这里还有好多呢,待会儿要拿去送给你师弟师妹师兄师姐吃。”

  他悄悄朝她的手帕望了一眼,又悄悄收回视线。

  也是,正常谁大半夜的带这么多药到处跑,要说平时就有随身揣的习惯,那还不得嫌累得慌。

  就算是不太想相信,看了这药之后,也不得不信了个七八成。

  他更显郁闷懊恼,浑身散发着低气压,像是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嘴快承认了喜欢,并且还说得那么真挚。

  于是,就在宫盈呆滞的目光中,卫襄默默地伸

  手,拉起被子。

  被褥成了一道屏风,挡在了俩人的面前,隔开了一段距离。从她这边望过去,只能看到他黑黑的发顶。

  少年闷闷不乐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算了,我也不要喜欢你了。”

  喂——要不要这么幼稚。

  她哼了声:“不行。”

  “为什……”

  他声音刚出现在空气中,她便一把将被子扯下来。

  “……么。”

  被子同最后一个字一起落下,他觉察到动静,下意识转眸朝她望过来。

  借着窗外银白色的月光,能隐约看到少女生气勃勃的侧脸,和闪着光的眼眸。她像个气势汹汹的小狮子,一点不容抗拒地将自己的身子朝他压了过来。

  线条柔和的轮廓,和醉人的药香,同夜色融合成一体。

  轻飘飘的,像羽毛一样轻的吻,落在了他的脸侧。

  她亲了他。

  用那种,仿佛要干翻仇人的气势,亲了他。

  但动作却像蜻蜓点水一样,温软的唇瓣一触即离。

  宫盈亲完,像是完成了什么重大工程一般,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:“因为我又没说我不喜欢你。”

  少年呆住。

  他眼里还有未完全褪去的赌气委屈,和还未全部占领眼瞳的愣怔错愕。

  宫盈强行亲完,后知后觉发觉脸侧温度缓慢攀升,像是有人在她脸前放了个火盆一般。

  顶不住顶不住。

  脑袋断弦的那一刻,她掏出迷药,对着少年的脸来了一下。

  他眼瞳内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尽数褪去,继而,失去意识,昏昏睡去。

  很好,世界归于平静。

  这可能是全天下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告白现场了。

  惊,双方互诉衷情之后,女方竟然对男方做出了这种事。

  她将手贴在脸上,微凉的手心,让脸蛋的温度稍稍降了一下。宫盈缓缓呼出一口气,将他的身体搬到床沿边,让他趴着,脸露在床沿外,脑袋微微向下垂着。

  累是累了些,但总比把无尸蛊吐床上好。

  做完这些,她取出药臼,找了处地方坐下,一边继续做药,一边等卫襄体内的美颜丹反应。

  因为先前给他喂了颗延长药效发作的药,所以这会儿,她还得等那药的时间过去,才能将“无尸蛊”的子蛊拿出来。

  刚好趁着这个时间,她可以再研究一下药臼。

  又做出了些乱七八糟的药物,虽然看不出药臼升级进度,但是她能隐约感觉到,应当是快了。

  正准备继续放药草的时候,那边昏睡的卫襄终于将无尸蛊吐了出来。宫盈掏出手帕,将无尸蛊装起来,收到背包里面的一个单独格子里。

  背包内的空间不属于这个世界,也就是说进入背包之后,母蛊那边便再也没有办法感知到子蛊的位置。

  宫盈猜想,兴许桃夫人那边在派出杀手之后的目的并不是让对方刺杀卫襄。

  而是想要知道,为什么子蛊在卫襄这里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  也就是说,在派出的这个杀手还没有回去的时候,她们大概率不会派出新的杀手。

  而这时候,宫盈将子蛊收走。对于桃夫人来说,便等同于失去了同子蛊的联系。

  桃夫人很有可能会认为,卫襄已经死了。

  这个时候,便需要“杀手”回去告诉她这件事情,让她确信,卫襄的确是已经死了。

  但想着想着,宫盈便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  这不公平,为什么当初她吃美颜丹的时候,身体里排出了许许多多的脏污,而这个人吃完之后,什么变化都没有呢?

  不仅没有,身上还仍旧散发着之前的幽幽清香。

  宫盈沉默了片刻,不太服气地捏了捏他的脸,脸蛋光光滑滑,比那剥了壳的水煮蛋还要好摸。

  她懂了,一定是因为这家伙自幼养尊处优,且勤于练武,吃喝健康,生活也健康,所以身体也健康,体内没有什么需要排的污浊。

  所以,这只能说明她输在了起跑线上!

  找好安慰自己的理由,宫盈心里总算舒服了些。她起身,回到桌子旁,继续制药。

  这次出门不知道到底需要去多久,那边粗眉男还眼巴巴等着她,她最好能在离开之前将容瑜的事情解决好。

  宫盈干劲十足,没出半个时辰,药臼便升级了。

  【恭喜玩家,当前药臼已升到三级】

  【玩家可以根据浮现的透明介绍框,来熟悉自己的三级药臼】

  随着系统音的响起,一个透明的的发着幽幽光亮的方框便出现在了宫盈的面前。

  方框约莫一个小学练习册的大小,上面写

  着几行淡色的简体字。

  “药臼当前等级:三级”

  “新增药方:一百条”

  这行字的旁边还有个小小的按钮,上面写着“展开药方”,看到这一行的时候,宫盈当即点了下“展开药方”。

  不一会儿,方框上面的那几行介绍的字体便被密密麻麻的药名给取代。

  方框大小有限,不过这个玩意和平板电脑很像,还能上下扒拉。她从第一条扒到最后一条,又仔细看了看每一条的药方说明,也没有找到可以治疗容瑜失忆症的药。

  也就是说,三级药臼,还是治不了容瑜的脑子?

  失忆原来还是个疑难杂症吗!

  宫盈有些愁了。先前升级就能治脑子的想法,也只是她的猜想而已,现在猜想被被证明是异想天开,她有些丧气。

  她真的能治好容瑜吗?

  宫盈垂头丧气,陷入了沉思,连带着对这些新增药方的兴趣都少了很多。

  所以接下来她需要做的,是仍旧对药臼心存幻想,抱着未来总有能升级到治好容瑜脑子的时候的念头吗?

 &
为您推荐